转型三年靠补贴救济输血 维信诺盈利难题何日可解

摘要:进军面板行业三年多来,维信诺的业绩持续承压,依赖政府补助输血,受到监管层及市场关注。



《投资者网》董柴玲

进军面板行业三年多来,维信诺的业绩持续承压,依赖政府补助输血,受到监管层及市场关注。再加上产品线持续调整与改进,与同行业巨头刀兵相见短期并不乐观。何时真正实现盈利或降低亏损,维信诺尚待破局。

7月8日,一则维信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维信诺”,002387.SZ)与华为25亿元订单的消息受到市场关注。

对此,维信诺回应称,公司OLED产品已进入国内外多家一线品牌客户供应链,处于正常交付中,“由于客户合作要求保密,有关细节暂不披露”。

实际上,自2016年转型以来,维信诺在OLED领域就呈现出扩张状态,在多地建设生产线,持续深耕拓展业务。然而,等待产能释放的同时,公司尚未摆脱补助依赖现象,高额的补助支撑利润增长,这也引发了监管层的关注。

和国内龙头面板厂商如京东方A(000725.SZ)、深天马A(000050.SZ)等龙头相比,维信诺占据的市场份额较小,且缺乏多元产品。为此,选择与小米、中兴等一线品牌达成合作,成为维信诺新的突破口。不过,公司业务扩张之下所带来的短期债务,以及现金流承压,将成为维信诺的忧虑。

针对被深交所问询以及当前发展态势,《投资者网》联系了维信诺投资者关系部及品牌部门,但一直未收到相关回应。

1

政府补贴与25亿订单

6月27日,维信诺深交所收到年报问询函。深交所问询共涉及12个问题,包括依赖政府补助、业绩持续亏损、大客户关联交易等,其核心指标是维信诺2019年年报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占净利润的1648.49%。7月3日,维信诺发布了《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并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为10.56亿元。

实际上,高度依赖于政府补贴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维信诺称,公司主营业务为AMOLED新型显示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AMOLED新型显示产业生产工艺复杂,精密度高,投资周期长且投资巨大。而显示器件制造产业的产业链长,对上下游产业具有很强的拉动作用且辐射范围广,对区域产业结构提升、经济增长方式转变都具有重要意义,因而近年来国家陆续出台一系列发展规划和行业政策,支持该产业的发展。地方政府对落地在本地区的面板生产厂也多在培育期内会从资本投入、长期低息借款、补贴、税收优惠等各个政策层面给予扶持,缓解企业运营初期的经营压力,积累核心竞争力。

“目前,公司获得的政府补助在公司产线建设以及产能爬坡过程中对缓解公司运营压力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公司固安产线及昆山产线产能的逐步释放,未来公司业绩将逐步改善,并逐渐减少对政府补助的依赖,进入健康良性的可持续发展状态。”维信诺表示。

此外,针对今年维信诺如外界所期待的那样,与华为的订单金额有望达到25亿元左右,这对公司而言,无疑是笔不小的收入,此消息传出让维信诺的股价一路飙升。

维信诺成立于2001年,集OLED研发、生存、销售为一体。而前身为食品生产企业“黑牛食品”。2016年,在完成对原食品饮料业务及资产的剥离后,彻底转向新型面板生产,在昆山、固安、合肥等地建设面板和模组产线。

2

扣非净利连亏三年背后

疫情下,与多数企业一样,有所承压。今年一季度,维信诺实现营收4.12亿元,同比增长99.49%;归母净利润为-2.57亿元,同比增长33.60%,扣非净利润为-2.62亿元,同比增长33.4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61亿元,同比增长27.56%。

如果从近三年来看,维信诺的整体财务数据也表现不佳。2017-2019年,维信诺的营收分别为0.32亿元、17.78亿元、26.90亿元。其中大部分由政府补助支撑,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5.23亿元、20.31亿元、10.56亿元;而净利润仅为0.15亿元、0.31亿元、0.63亿元。

从自身盈利能力来看,2017-2019 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84亿元、-12.14亿元和-9.40亿元,连续3年亏损。

而持续亏损的主因,主要与公司投入期有关。维信诺称,2017至2019年,公司固安产线处于建设期,尚无营业收入及营业利润贡献;2018至2019年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昆山产线。为支持产线建设和运营管理,以及研发投入、融资成本等,是导致扣非后净利润连续亏损的主要原因。

起步于面板行业较晚的维信诺,尝试追赶OLED产业发展的浪潮。维信诺最早投产PMOLED(被动矩阵有机电激发光二极管)产品,随着技术的快速迭代,维信诺开始剥离PMOLED技术,投产AMOLED(有源矩阵有机发光二极体或主动矩阵有机发光二极体)。

2019年,公司显示产品销售量为12510411片,同比下降61.18%。维信诺解释称,受剔除原有PMOLED业务的影响,产品销量出现较大波动。

技术更迭之下,调整并不容易,而往AMOLED领域发展又是业界的共识。未来深耕AMOLED领域已成为京东方、深天马等公司布局的核心领地,尤其是随着OLED屏幕在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等领域的推广、深化,AMOLED(柔性)生产线至关重要。

不过,在维信诺产品销量下降的同时,好的方面是毛利率却大幅上升。2019年度,OLED显示业务毛利率为25.18%,同比上升30.69%;其他业务毛利率为66.15%,同比上升40.19%。

2019年,公司AMOLED的营收和成本分别为16.69亿元和18.60亿元,毛利润实际亏损1.91亿元,毛利率为-11%,与2018年的-15%的数值相差无几。因2019年新增8.01亿元的“技术许可及服务”收入,在计入“OLED显示”收入后,立即拉动毛利率上升。

3

如何应对白热化竞争

在面板行业遭遇寒冬,加之疫情后的行业洗牌的形势下,将考验维信诺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生存。

全力进军OLED行业的维信诺,这两年主攻智能手机、可穿戴产品为代表的智能移动终端领域,OLED产品获取LG、小米、中兴、努比亚等众多品牌客户认可,已供货小米CC9Pro、中兴首款5G手机Axon10 Pro等。

不过,对行业前景保持信心的维信诺,在销售、管理和研发成本的投入可见一斑。2019年三项费用分别为0.52亿元、5.93亿元、5.82亿元,其中销售和管理费用同比下降2.28%和10.73%,研发费用同比上涨11.63%,可见公司对研发的重视程度。

即便雄心勃勃,但要与巨头竞赛,也不容易。2019年,维信诺靠OLED产品收入17.83亿元,占总营收66.29%。而其他龙头厂商除OLED产品,还涉及多个细分领域,营收也早已达百亿甚至千亿规模。2019年深天马营收为302.82亿元,京东方为1160.60亿元。

此外,从产地布局来看,维信诺目前仅有3条面板生产线,分别位于昆山、固安和合肥。其中第5.5代AMOLED生产线位于昆山,固安和合肥为第6代AMOLED生产线。

2019年,昆山产线未达到预计效益。维信诺表示,主要原因为该项目建设时间较早,近年来市场环境、技术发展、客户需求均发生了较大变化。这表明新一代柔性屏受市场欢迎,而公司产销量出现滞后。

对此,天风证券研报称,维信诺的新产线建设进度不及预期,将影响公司产能的逐步释放,从而影响其持续盈利能力。此外,随着国内面板商加速第6代柔性OLED生产线量产进度,产能逐步释放,以及手机市场向主要品牌商集中,面板行业的市场竞争风险将上升。

已持续数年的投产期,何时能见到投资收益以及亏损降低?这对维信诺而言,可能还需要时间。(思维财经出品)


注:本文转载自新投资者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