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年公益“长跑”,杨国强想“不白过一生”

摘要:2月25日上午,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杨国强因在公益扶贫特别是教育扶贫方面的突出贡献,被授予“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他是1981名先进个人(含追授61人)中的一个,但这个 “1981分之一”,被他视为66岁人生历程中至为光荣的时刻。国家以最隆重的仪式,向每一位奋斗在脱贫攻坚战役中的凡人英雄送上褒奖。杨国强和每个获奖人的胸前都戴上了大红花。获得表彰后,杨国强说:“感谢国家给予碧桂园机会,让我们有幸参与脱贫攻坚这项伟大的事业。我和我的企业会继续参与乡村振兴,尽我们的能力把工作做好。”

87亿元。

这个数字是民营企业家、碧桂园集团创始人杨国强20多年来在公益扶贫方面的捐款数字,而且是到位资金数,因此而累积受益者已超过49万人次。

2月25日上午,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杨国强因在公益扶贫特别是教育扶贫方面的突出贡献,被授予“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他是1981名先进个人(含追授61人)中的一个,但这个 “1981分之一”,被他视为66岁人生历程中至为光荣的时刻。

国家以最隆重的仪式,向每一位奋斗在脱贫攻坚战役中的凡人英雄送上褒奖。杨国强和每个获奖人的胸前都戴上了大红花。获得表彰后,杨国强说:“感谢国家给予碧桂园机会,让我们有幸参与脱贫攻坚这项伟大的事业。我和我的企业会继续参与乡村振兴,尽我们的能力把工作做好。”

 2月25日,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

1“一生中最重要的2块钱”

杨国强是广东佛山顺德北滘镇广教村人,1955年10月生于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上有两个姐姐和三个哥哥。父亲后来告诉他,他还有过一个姐姐,在日本侵略时被饿死了。

因为穷,杨国强直到十七八岁没穿过鞋子,没吃过糖果,“没有试过自己亲手花掉两分钱”。他的衣服都是兄⻓穿旧的和香港亲戚穿旧后寄来的,补丁打补丁,衣服原来的颜色都被盖住了。读书后,中午放学,他要走一个小时回家吃饭,因为如果在学校吃,需要7分钱。

读高中时,由于交不起7块钱学费,杨国强被迫退学回家,放了一年牛。后来北滘的中学免了他7块钱学费,还给了他2块钱助学金,这才又复学。杨国强一直说,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2块钱,最感动的2块钱”“为了这2块钱,付出多少都觉得值得”。

杨国强酷爱读书,18岁高中毕业在家种田,还是到处找书看,到废品收购站买旧书看。改革开放后,在顺德县第二建筑公司工作的哥哥杨国华帮他在北滘公社房管所找了个施工员的岗位,他从泥瓦匠做起,一步步努力,到1986年担任了北滘建筑工程公司经理。

名曰经理,其实就是包工头,到处打听哪家公司要建房,然后跑去问能不能给个机会,接着就是画图、做预算、买材料、施工和监督。1993年,北滘建筑公司改制,杨国强和几个拍档一起出资做了管理层收购。因为一个承建项目收不到钱,项目方就让杨国强自己卖房子,以销售款核销工程费。就这样,他进入了房地产,打造了碧桂园。

碧桂园集团创始人杨国强在四川帮扶点参加扶贫活动

2仲明奖学金

我1990年到广州工作,和杨国强的交流是十几年后的事。不过因为身边有好几个人和杨国强相熟,所以间接对他有所了解。

我读博士时的师兄刘文伟⻓期担任杨国强的董事⻓助理,他说杨国强极其低调,对他的一个工作要求就是“不能让他出现在媒体上”。

我在《南风窗》的老领导曹淳亮后来到《羊城晚报》任总编、社⻓,1997年,在珠三角房地产行业初出茅庐的杨国强找到他,委托《羊城晚报》代为管理他捐出的“仲明助学金”,当时杨国强的个人财富只有两三百万,但他愿意每年出资100万,资助广州十多所高校的特困大学生。他还有一个要求,“绝对不能宣传出资人的名字”。这个秘密保持了整整十年,直到2007年碧桂园上市时才被北京一家媒体解开。

据《羊城晚报》当事人介绍,1997年4月21日,杨国强在晚报谈完事情要离开前,拿出一张支票,写上100万元,签名交给曹淳亮社长。他们当时都愣住了,不知道这笔非营业资金该如何入账。从此,每年秋天报社都会按时收到一笔100万元善款,从2006年起翻倍至200万元。

杨国强委托《羊城晚报》管理的“仲明助学金”,每年秋天颁发时,数百名大学生都会签下《仲明大学生助学金道义契约》,承诺所接受的助学金仅用于与学业有关的开支以及生活费用,绝不无端浪费,并谨守勤俭求学的原则,努力完成学业;在完成学业进入社会后,在经济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将向“仲明大学生助学金”管委会偿还当年的助学金及比照学生贷款支付利息,以帮助其他也需要帮助的大学生;在今后的日子里,将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加入到助困的行列,奉行美好的社会道德,以报效社会……

这并不是一个有强制约束力的契约,但却是一个良心承诺。杨国强的初衷是“希望受助的大学生凭良心回报,知恩图报,帮助更多人”。多年来,确有不少当初受益的大学生在走上工作岗位后偿还了助学金,以资助新的特困生。

仲明是杨国强母亲的名字。她是一个家庭妇女,十岁时就被卖给人家当婢女,直到去世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杨国强说她是个“饿而不瘦,晒而不黑,极善良的人”,认识她的人不多,所以用她的名字不会泄露秘密。

每年仲明助学金颁发活动中,《羊城晚报》领导都向大学生讲述助学金的故事,宣读捐资人曾给大学生写的几封信。杨国强只有一次出现在现场,那是在中山大学,他悄悄坐在会场一⻆,开心地看着大学生们。没有人认识他。截至2020年,仲明助学金累计捐赠4100万元,1.2万名贫困学子受惠。

3国华纪念学校

2002年,碧桂园已经是广东知名的发展商,杨国强的个人财富有了四五亿元,他拿出差不多一半,2.6亿元,在北滘捐建了一所国华纪念中学,专门招收全国贫困县优秀的穷孩子到北滘读高中,这也是全国第一所纯慈善、全免费、全寄宿⺠办高级中学。学生从报考国华纪念中学开始,直至大学本科或研究生毕业,学习、生活、交通等一切费用全部由学校承担,每人的培养费用平均超过30万元。

国华纪念中学的办学理念是“学会做人,学会做事”。学校先后被评为佛山市一级学校、广东省一级学校、广东省普通高中教学水平优秀学校。2011年学校成为当时佛山市唯一一所校长实名制推荐上北大的学校。

“国华”是杨国强哥哥的名字,他因为肝硬化不幸很早去世。杨国强说这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

2002年8月,新生即将入校时,杨国强亲自撰写了学校的缘起——“我不忍看天地之间仍有可塑之才因贫穷而隐失于草莽,为胸有珠玑者不因贫穷而失学,不因贫穷而失志,方有办学事教之念。我敬爱的兄长杨国华一生勤励睿勉,业学品性为世所敬仰,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对我颇多教导和携助。父亲‘达则兼济天下’之教诲令我终生感铭。‘国华纪念中学’的创立,或可告慰我父兄在天之灵。”

“很多事业有成者都曾一贫如洗,我也过了二十多年这种生活,是改革开放的阳光,社会的佑助,知识和智慧让我战胜了贫困,我的企业让成千上万的人安居而乐业……走过来的路,令我深知知识的重要,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知识是战胜贫穷的最好利器,拥有知识方可改写一个人乃至国家的命运。人的生存与发展,国家的兴旺与发达,社会的文明与进步,靠的是知识和智慧。

“立校办学的目的,是让年轻俊彦从拥有知识开始,继而拥有高尚的品格和灵魂,以建设国家和回报社会为终点。我真诚希望每一个走出‘国华纪念中学’的学生,铭记本校‘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价值观,既受助于社会,当以奉献社会为终生追求。”

从2002年到2020年,国华纪念中学培养了来自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23个⺠族的3260名贫困学生,已毕业2582人,其中硕士803人、博士141人,出国深造108人,他们在科研、教育、部队、政府、企业等不同领域为社会服务。

十多年前,我和杨国强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国华纪念学校。这所中学也是为了怀念哥哥,同时还得到了正在美国读大学的女儿杨惠妍的支持。她在电话里说:“你不是说要为穷人的优秀孩子办最好的免费学校吗?这是好事。”杨国强跟她开玩笑:“爸爸的钱以后都是你的钱,建学校等于用了你的钱。”杨惠妍说,对国家对社会都有好处的善事,要做就快做吧。

有公益心易,办公益事难。2007年底,杨国强还捐建了“国良技术培训学校”(国良是他另一位去世兄长的名字),每批培训两个月,来校路费、在校期间学费、书费、食宿费全免,在实践操作培训期间每人还可获得300元补贴。当时我在“国良”参观,晚上在一个阶梯教室看到杨国强和两个学校领导坐在台上与学员对话。下面坐的年轻学员提了很多问题,有个人还气冲冲走到台前,拿起一个矿泉水瓶丢到地上,扬长而去。

结束对话后,杨国强对我说:“我们说是两个月培训,但有人不愿意学钢筋工、架子工,只想学汽车维修、电工,说不换工种就走人,马上给他们回去的路费。学校领导说学够两个月再发路费,他们不满意。我说要走都给路费,也可以马上给,不过你们也听我说一说,我为什么办这个学校?你们学完有手艺,很多人也不会留在碧桂园干。要说对学的工种不满意,我自己当年是从抹灰干起的,哪个人一开始都那么顺呢?”

说这话时,杨国强神情凝重。

碧桂园扶贫干部在甘肃东乡贫困户家里收羊,通过消费扶贫帮助贫困户增收

4“赚钱需要多大本领,花钱也需要多大本领” 

尽管有挑战和困难,杨国强从未停止过公益扶贫道路上的探索。

十八大以来,他投资10亿元,先后创办了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和甘肃临夏国强职业技术学校,开展职业教育扶贫。

截至2020年10月,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共招收2269名贫困学生,毕业生就业率100%,其中有72人月收入超过万元。碧桂园还为所到区域的贫困户提供职业技能培训,如粤菜、家政、技工培训等,近年来累计培训9.3万人,推动就业5万多人,推动“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赚钱需要多大本领,花钱也需要多大本领,如此才能有益于社会。”这是美国卡内基基金会创始人安德鲁·卡内基的名言。我考察过美国多家基金会的运作,也在洛克菲勒慈善咨询机构(RPA)参加过公益慈善“影响力评估”的课程。例如,为防止蚊子在非洲穷人中传播疟疾,需要经杀虫剂处理过的长效蚊帐。如果把35万美元捐给一家非营利组织,通过他们购买和分发蚊帐,可以为穷人提供9.3万床蚊帐,保护46.4万“人年数”,相当于1美元保护1.3“人年数”。而如果把39万美元作为贷款提供给当地的纺织公司,可以生产100万床蚊帐,保护500万“人年数”,相当于1美元保护15.4“人年数”。

美国的一家基金会选择了后者,在2002年启动了第一笔投资,并催化了位于坦桑尼亚的“A到Z纺织厂”(A to Z Textile Mill)、日本住友化学、埃克森美孚石油、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之间的公私合作。投资后,“A到Z纺织厂”成为非洲生产⻓效蚊帐规模最大的厂家。

我和杨国强在交流的时候,他也认为,公益扶贫光是出钱是不够的,还要对所在地“授之以渔”,多元化帮扶,最终实现可持续“造血”。经过不断探索,碧桂园形成了党建扶志、产业扶富、教育扶智、就业扶技等“4+X”精准帮扶模式,帮扶措施惠及全国16省57县,助力超过33.7万建档立卡户脱贫摘帽。

我曾到广东清远的英德市连江口镇连樟村调研,这里有碧桂园、国强公益基金会投资4000万元建的一个果菜茶产业园。项目占地74亩,通过碧桂园农业公司与日本GRA株式会社达成了在新品种草莓种植方面的技术合作,同时建立了教育培训、管理培训、技术培训“三位一体”的职业农民培育制度。碧桂园提供种苗、技术、服务输出,制定农产品回收标准,按照标准向农户回收产品,带动农户或合作社增收致富。

广东英德连樟村农民在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中劳作

2019年6月园区建设之初,碧桂园组织该村20名村⺠前往碧桂园农业海南区域公司参加培训,掌握现代农业生产技术。在产业园里务工的村民月收入达到3500元,此外还有土地流转的收益。

我碰到的一对村民夫妻,过去月收入一共2000多元,现在是6000多元,而且在家门口就业能更好地照顾家庭。还有的贫困户,一家六口住一栋约90平方米的两层楼,三个孩子都在上学,爱人有精神上的疾病,父亲年迈体弱,过去靠种几亩稻谷和上山砍柴,根本无法应对生活压力。通过精准扶贫,该贫困户在碧桂园等帮助下,承包了麻竹笋山,当上了乡村振兴学院的保安,靠自己的双手脱贫致富。

我在连樟村住了两晚,碧桂园在这里建设了6栋⺠宿、1栋三层客栈,配套了200个餐位的农家乐,还有江边音乐吧、咖啡吧、书吧、采摘园、拓展基地、篮球场、亲子菜园、骑行绿道等附属业态。业态完成后,2019年4月1日交由英德⻥咀旅游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接管运营,产生的运营利润镇政府占10%,村委占20%,运营方占30%,合作社占40%。

2020年,鱼咀碧乡文旅民宿入住人数达到11069人,接待观光、学习人员超3万人次,截至11月30日的营业额为359万元,服务团队24人,其中本村村民14名,周边村庄村民9名,发放劳务费用约120万元,全年预计向村集体分红约35万元,这些分红优先用于建档贫困户的脱贫。

连樟村只是碧桂园的一个扶贫点。在多年的公益扶贫中,杨国强一直强调以市场为导向,推动“一村一品”“一县一业”,同时借助碧桂园的农产品超市,为扶贫农场提供一个稳定的销售渠道。碧桂园集团常年参与扶贫的人员有200多人。

2010年7月28日,杨国强在广东英德树山村入户调研

5“这一生没有白过”

从1997年至今,杨国强和碧桂园为公益扶贫捐出了87亿元,这种身体力行,作为一种杠杆撬动了难以计量的更大的社会价值。

有研究指出,西方的慈善文化“起于基督”“起于赎罪”(因人类偷吃禁果),中国的慈善文化“起于周礼”“起于感恩”,所谓“仁者,爱人”“恻隐之心,仁之端也”“饥者得⻝,寒者得衣”“远施周遍”“天下之人皆相爱”“富不侮贫,贵不傲贱”,等等。

而从杨国强等在改革开放年代获得发展机会的民营企业家来说,他们的慈善公益行动,最真实和原始的出发点是感恩时代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中国的“巨国效应”让他们获得了以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成就与财富。

杨国强至今念念不忘在青少年时代所得的帮助,7块钱学费的免去,2块钱的助学金,今天看微不足道,但当时却异常关键。他说:“读书时因得到助学金而能读完高中,才使今天有了少许成就。每念及此,心里就特别感激当年社会的帮助。”

杨国强已经付出的87亿,不知不觉中,可能正在帮助和催生像他这样的创业者、建设者。

“即使世界最值钱的钻石突然属于我,摸摸脉搏,也肯定不会多跳两下。”

“希望有命活到80岁时,出街碰到认识的人,每人都微笑着跟我打招呼,我就觉得这一生没有白过了。”

永远是顺德农民本色的杨国强如是说。

来源:秦朔朋友圈


注:本文转载自秦朔朋友圈,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