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财网 www.wenshannet.com 欢迎您!

微信 手机版

很多国家和组织都加入了卫生用品“免税”和“免费”的运动和行列中

2018-10-12 12:05:02来源 : 界面新闻

澳洲广播公司日前报道称,从2019年1月1日开始,澳大利亚将取消原先对女性卫生用品所收10%的商品及服务税(GST)。该提议于上周三在参议院投票通过,免税商品预计包括卫生棉条、护垫、月经杯、防漏内裤和产妇垫。“卫生棉税”(tampon tax)是一种习惯说法,不是指针对卫生棉的单独征税。在澳大利亚,消费者要对多数商品及服务支付10%的商品及服务税,但多数基本食物、部分医疗卫生保健服务、药品等享受免税,免税商品包括牙膏、避孕套、成人尿布和伟哥,但女性卫生用品不在此列。自2000年商品及服务税实行以来,这种分类方式在澳大利亚争议不断。

除澳大利亚之外,印度政府也于今年7月宣布,不再对卫生巾征收12%的商品税。此外,对女性卫生品免征税的国家和地区还包括牙买加、尼加拉瓜、尼日利亚、坦桑尼亚、黎巴嫩、肯尼亚、爱尔兰、加拿大及美国十余个州,英国也有望在2022年推出相关政策。

“经期贫困”(period poverty,指买不起卫生用品)问题正受到越来越多关注,很多国家和组织都加入了卫生用品“免税”和“免费”的运动和行列中。早在2016年7月,澳大利亚悉尼和美国纽约就相继展开了要求免费提供女性卫生巾和卫生棉条等生理用品的运动。纽约议会表示,女性卫生用品是女性健康必需品,无论是谁都应该能够轻易使用,纽约因而成为了全世界第一个卫生巾免费的城市。

澳大利亚致力于提升贫穷女性卫生状况的公益组织Share the Dignity创始人Rochelle Courtena认为,免除税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事关平等”。在男性参与使用的避孕套、润滑油和尼古丁贴片都可以免税的情况下,涉及到女性生理健康的必需品却在免税名单之外。即使全球有一半的人口都在使用卫生用品,即使一个普通女性一生的月经期长达2535天,她们却不得不为自己的月经缴税,于是,卫生用品税也被广泛质疑是性别歧视税。

今年7月,一名英国国会议员在下议院公开宣称自己正处于生理期,着重强调了“经期贫困”的问题。“经期贫困”是全球数十亿妇女和女孩每月都要面临的挑战,它影响到了女性的健康、发展和收入情况,甚至限制着女性的活动范围——在缺乏卫生巾等卫生产品的情况下,与月经相伴而来的可能外漏的紧张、可能引发的嘲笑与羞耻感,将很多处于经期的女性限制在某些社会活动之外。据估计,一个女孩在月经期间可能会缺课10%。在VICE统计的《10个有关月经的重要电影镜头》中,2017年Netflix的动漫《Big Mouth》呈现了青春期女孩Jessi的初潮经历,在学校组织游览自由女神像的路上,“穿着白短裤的Jessi来到厕所,发现这里既没有卫生棉,也没有厕纸,典型的最糟处境。”Jessi向妈妈报告了这件事,她的妈妈说道:“跟你讲,如果男人来月经,他们能搞出一个奥林匹克竞赛来,给量最多的人发奖牌。”

在中、高收入国家,75%的妇女和女孩使用工业生产的经期卫生产品,而在中低收入国家,有超过50%的女性则选择自制经期卫生用品,有些自制替代品被认为是不卫生的。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WASH项目的研究,中低收入国家经期卫生产品的高价格阻碍了女性的购买和使用,在对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南苏丹、坦桑尼亚和津巴布韦的女孩进行的一项调查中,超过70%的人认为,经济负担能力是不能使用这些卫生产品的主要原因。在阿富汗,80%的女孩在更换她们的自制月经垫时使用水,却不使用肥皂,69%的女孩在阴暗角落清洗并晾干她们的月经布;2013年,在对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三个地区的随机取样中,有69%的女孩听说过卫生巾,但从未使用过;在埃塞俄比亚农村地区,25%的女孩称她们没有做任何其他经期卫生介入——除了在经期简单清洗,或将自己隔离在森林、沙漠或田野里。伦敦Plan International UK的调查数据显示,在英国,甚至也有15%的14到21岁间的女性中曾买不起经期用品。印度拉贾斯坦邦斋浦尔(Jaipur)的一项调查显示,有70%的印度妇女说她们的家庭支付不起购买卫生巾的支出。

7月21日,印度宣布取消极具争议的、高达12%的卫生巾税,这一政策进步与今年2月备受关注的宝莱坞喜剧电影《护垫侠》不无关系。这是一部由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阿克谢·库马尔主演,原型是印度企业家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影片讲述了印度南部农村一个名叫阿鲁纳恰拉姆的焊工历时20年发明低成本卫生巾生产机,为印度农村的经期卫生观念带来变革的故事。电影上映后,演员阿克谢·库马尔也加入到了呼吁卫生巾免税的行列中。在免税政策通过之后,他在推特中写道:“感谢增值税委员会对经期卫生和免税必要性的理解,我相信,印度的女性在默默向你表达感激。”

但在免税动作过后,印度的卫生巾市场看起来并没有明显改观。低成本卫生巾Saral Design公司创始人苏哈尼·莫汉(Suhani Moha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免税)对顾客来说,整体价格差异将是非常小的。”莫汉在计算后发现,对于一包10个装的卫生巾来说,单个的价格仅仅下调了0.05卢比。据估计,近80%的印度女性仍不使用卫生巾,这使得印度近4500亿卢比的卫生巾市场仍是最不受渗透的市场之一。

梁漱溟在1939年的演讲中提到了他的两性观,他认为,人类的最大特点是生命从身体里解放出来,其中男子最能超越身体限制,女子则受限最大,而月经来临的时候“就是她受限制于身体的开始”,这也与怀孕生子一起揭示了女性的使命:“女性不能直接作人的事,她是作创造人的事。”1982年,中国从日本瑞光株式会社引进了第一条卫生巾生产线,至今已有36年。彼时卫生巾一包售价为7角钱,内含16片。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卫生巾才在中国得到普遍使用。到2015年,我国卫生巾年产量达到888亿片。卫生用品的普及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女性“受限制于身体”的状况,越来越多的女性得以投入到社会活动中,月经的生理健康意义也逐渐代替了曾经占主导地位的生殖意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