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 >

一种名为耳念珠菌的“超级真菌”在美国多地爆发

致死率超60%、近50%感染者90天内死亡……近日,一则“超级真菌被美列为紧急威胁、中国已有18例确认感染”的消息刷屏。

4月8日,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一种名为耳念珠菌的“超级真菌”在美国多地爆发,目前美国已有587例确诊病例。该真菌导致病人“神秘感染”,并被美国疾病防控中心(CDC)列为“紧急威胁”。

就“超级真菌”对公众健康的影响,4月11日下午,北京市疾控中心官网发文称,所谓“超级真菌”,名为耳念珠菌(Candida auris),它是一种可以在住院病例中引起严重感染的真菌。由于健康人通常不会感染耳念珠菌,因此耳念珠菌对于普通公众的健康威胁较低,公众不必恐慌,也无需采取特殊的预防措施。

另据央视财经11日下午报道,国家卫健委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与细菌耐药评价专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徐英春表示:目前国内所受到的耳念珠菌威胁并不严重。第一,耳念珠菌在国内发生仍属个案。目前中国共报道耳念珠菌感染18例,并且没有集中爆发案例。第二,中国耳念珠菌耐药情况并不严重,称中国地区的耳念珠菌为“超级真菌”并不准确。第三,耳念珠菌的致病性并未显著高于其他真菌。总之,目前我国无需过度担忧耳念珠菌所带来的威胁。

什么是耳念珠菌

耳念珠菌是念珠菌的一种。念珠菌是真菌中最常见的条件致病菌,它常寄生于人的皮肤、口腔、阴道和肠黏膜等处,当机体免疫机能低下或正常寄居部位的微生态环境失调,就容易引起念珠菌病。

念珠菌可引起皮肤黏膜浅层或全身系统性感染,感染不同部位可引起不同的疾患。除皮肤念珠菌病外,还有念珠菌性口腔炎、阴道炎、膀胱炎、肾盂肾炎、脑膜炎、菌血症和胆道感染等。

据CDC官网介绍,耳念珠菌是一种多重耐药真菌,感染通常在医院等环境内传播,有免疫系统缺陷或免疫系统受损的人是易感染人群。

该真菌感染最初的症状是发烧、疼痛和疲劳,并伴随各种器官衰竭、呼吸衰竭等表现,如果感染扩散到血液、大脑或心脏,甚至会夺人性命。目前,超过1/3的侵袭性感染者会在一个月内死亡。

2009年,东京一家医院的医生从一位70岁老年患者的耳部发现了这种真菌,随后10年间,这种真菌就传遍了全球,截至今年2月28日,全球已经有30多个国家报告了耳念珠菌感染病例。

《纽约时报》报道称,去年5月,纽约市西奈山医院为一名老年男子做腹部手术时,通过血液检测发现他感染了一种新型“神秘而致命”的真菌,医院迅速将其隔离在重症监护室。该男子最终在住院90天后死亡,但这种致命的真菌却顽强地存活下来。病房很多地方都遭到了入侵,院方为此对墙壁、病床、门、水槽、电话都进行了特殊消毒,甚至拆除了部分天花板和地板。

据CDC数据,截至3月29日,美国已有587例耳念珠菌确诊病例,30例疑似病例。

“接触过的地方都被感染了,墙壁、床、门、窗帘、电话、洗手池等。”医院院长Scott Lorin对媒体表示,房间的所有地方都布满了这种真菌。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4月8日,中国工程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皮肤科教授廖万清表示,截至目前,中国已确认18例超级真菌临床感染病例。

但是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中国疾控中心4月10日称,相关的数据并不是由该中心发布,因此不予置评。

中国出现大规模传染可能性小

专家指出,耳念珠菌之所以被称为“超级真菌”,一是因为耳念珠菌耐药性比较强,部分耳念珠菌菌株对临床常用的三大类抗真菌药都有耐受性(包括唑类、多烯类和棘白霉素类药物);二是血液感染致死率高。

CDC表示,超过90%的耳念珠菌感染对至少一种药物有抗药性,有30%的对两种或多种药物有抵抗力。

中国的首例“超级真菌”感染病例于去年发现,是一位患有肾病综合征和高血压的76岁患者。2018年5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教授王辉和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黄广华带领的团队通过合作研究,报道了中国首例“超级真菌”感染病例,并对该菌的临床和生物学特征作了系统分析,研究了中国第一株“超级真菌(BJCA001)”的形态、毒性因子、耐药性以及致病性特征。

与多个国家报道的多重耐药菌株不同,中国菌株BJCA001对临床上常用的抗真菌药物普遍比较敏感。此外,还发现硫酸铜对“超级真菌”具有很强的生长抑制效果,该发现为医院内感染防治提供了新途径。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从整体趋势看,全球“超级真菌”感染者数量的确越来越多,可以称为爆发性流行。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黄青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来看,主要是院内感染,这些患者住在医院里,本身的免疫力较差,可以认为耳念珠菌是一种条件致病菌。而免疫力正常的人一般是不会感染耳念珠菌的。

西京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张海龙也对记者表示,感染耳念珠菌具有限定人群的特征,容易感染有免疫力缺陷的人,例如老人、肿瘤患者等,特别是做过放化疗的病人,几乎被摧垮的免疫力在尚未恢复前,还处于十分虚弱的窗口期时,就很容易被感染。

在张海龙看来,应该加强抗菌药物的管理。抗生素的滥用会引起菌落失调,就好比把麻雀打掉了,虫子自然会长起来一样。使用抗生素,则可能杀灭优势菌种的同时,原有的弱势菌种由于对药物不敏感反而会借此大量繁殖。

黄青认为,基于感染耳念珠菌的限定人群来看,我国耳念珠菌出现大规模传染的可能性较小。

医药股掀起涨停潮

4月11日,超级细菌板块、维生素板块大涨。未名医药、四环生物、联环药业等个股再度涨停,海王生物、鲁抗医药、东北制药等个股均涨逾5%。

此前一天,医药板块也全线上涨。Wind数据显示,4月10日维生素指数大涨逾4%、抗癌指数涨超3%,基因检测、创新药和生物疫苗等概念板块涨幅均超过1%。

市场人士分析认为,这些股票的上涨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首先,“超级真菌”在美等多地爆发是催化剂;其次,多数医药板块企业一季报显示营收向好;第三,在申报的科创板企业中,医药企业表现积极,整个医药行业的估值有拉升的预期。

不仅是耳念珠菌,有关细菌对抗生素耐药性不断增强、“超级细菌”出现的新闻频发,背后与抗生素的滥用也不无关系,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显得尤为重要。

黄青也举例说,目前临床上对于达克宁(硝酸咪康唑)的处方已经越来越少了,因为目前对于咪康唑的耐药菌株越来越多。真菌是一个有机体生命体,会出现各种变异来应对外部威胁,这是自然规律,临床需要强化抗菌药物的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一份由英国政府资助的报告显示,到2050年,全球范围内的耐药性感染可能造成1000万人丧生,目前这个数字约为70万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