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吴海:有些企业选择裁员、破产是对的

摘要:对话吴海:有些企业选择裁员、破产是对的

2月11日,《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一文刷爆朋友圈,作者系魅KTV投资人、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


(图片为魅KTV投资人、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

吴海在文中表示,其经营的魅KTV账上还有1200万左右,大概还能维持2个月。

谈及疫情下中小企业的困境,吴海认为,对企业来说,成本最高的是人工和租金两项开支,各地政府对此分别给出的“缓缴社保”和 “免国有物业租金、私有物业补贴”两项政策对绝大多数中小微企业“基本没什么用”。


对此,吴海提出相关建议,如国家应在疫情宣布结束前免收社保;被强制停业期间,每个月按过去交的社保返还给在家待业员工,补贴员工收入。租金方面, 所有受影响的企业租金物业一律按照7折收费,且应等到疫情结束后6个月再交等。

2月12日下午,搜狐财经联系到了吴海本人。他表示,上午刚刚与东城区政府开会就此事进行沟通,一些政策细节也正在进一步落实中。

问:公司账上还有1200万左右,在行业算是什么样的水平?

吴海:我们现在50家,然后签下来100家,我们在中高端量贩式KTV里面是最大的。但没有一个企业会为这种灾难来准备钱,任何企业除了做互联网的、抖音的,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没有一家企业现金流会不出问题。平常正常运营的企业他都会说我下个月有多少收入,账上还剩多少钱,都会越积越多,然后到一定程度我再去投资另外一家,再来投资一点这样的,没有任何一家企业会准备说疫情来了怎么办。

问:你也提到西贝等餐饮业的损失,哪个行业损失会更大一点?

吴海:这看怎么比吧,其实餐饮大家每天还是要吃饭的,还是有人会点外卖的,他多少会有点收入,你像这种健身房、电影院,肯定不让开,他就没收入,电影院不让开对吧?所以像这种不让开门的才是最惨的。

问:近期K歌之王通告或将破产清算,你跟他们有聊过吗?

吴海:没聊过。破产清算是最容易的,首先裁员工是最费用最低的,因为社保就不用交了。如果从企业角度出发,如果疫情能控制住,3月底如果能结束,等大家信心恢复的话,得到5月底6月了,这几个月几家能撑得过去?尤其我们这种2月份不让开,3月份肯定也不让。几个月不开张的话,谁都撑不下去,所以他裁员是对了,清算也对的,至少还能剩点钱。

问:K歌之王通告说从2019年效益大幅下降,疫情爆发前KTV的生意怎么样?

吴海:我们挺好的。K歌之王是非常高端的,跟我们不一样,他本身实际上是王思聪投资的,他本身就资金雄厚,做东西时成本就不会太考虑,做得太高端了,估计很难挣钱。

问:公司一季度同期大概会有多少营收?

吴海:一季度加起来应该是在全年属于中等偏上。春节前是各个单位年会,春节这段大家回家同学聚会。北京这边差点十五之前会比较淡,大家上班之后陆续又起来了,好久不见了再聚会什么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问:文章发表到现在,有政府相关人员来跟你沟通吗?

吴海:有,跟东城区政府上午刚开会沟通,因为我是东城区政协委员。实际上他们也做了很多努力,做了很多调查,有些东西也在尽快落实。有的政策上的东西老百姓不清楚怎么回事,就跟我解答了一下,包括金融上如何来贷款,金融办也想了很多办法。

问:你提到的社保问题有和他们沟通吗?

吴海:社保这边都是国家规定的东西,所以也是有个过程,但是我最担心的就是说像社保可能未来会给补贴,补多少还不知道,但是你补贴得赶紧,从现金流这个角度来说,现在就是要快,要不然企业没信心开始裁员了,你补也就晚了。

问:关于房租的建议是否有被采纳?

吴海:房租比较难,因为我觉得国企这边事实上是已经政府掏钱,既然掏钱那就直接掏钱,不一定只掏给国企,就把这比原来要免给租国企的楼的钱免给所有的租户。原来国企一个月免10万,可以把这10万分给10家,每人只给1万块钱,但这公平。

问:这些建议如果最终没有被采纳的话,还有哪些措施?

吴海:第一就是裁员,员工不上班实际上已经失业了,我们叫“失业不失岗”,按照国家的规定的工资给,然后如果社保还那么交后面交不起了,就只能裁员,这个没办法的事,撑到后期房租也太高就直接清算了。这是正常企业的做法,不一定我这么做,我可能再往里面放钱,也有可能。

问:银行那边后续找到你提供贷款的话会考虑吗?

吴海:根本不现实,第一,找我我也不会要,因为我不是为自己做宣传,哭穷的;第二,我们可以有多种手段,只要觉得挺的过去还自己往里投钱。所以我主要是一些赌口气,肯定不要。

问:现在文章浏览量和留言数大概多少了?

吴海:200多万阅读,3000多个留言。

问:在后台中看到印象比较深的留言是什么?

吴海:都是惨,说白了。全是企业的,我里面回复的估计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企业,中小企业的,几个人、十几个人的,都是说撑不下去了,太难了。

问:有人称你说出了服务行业的心声,是“为中小企业抱薪”。

吴海:我本来就是为他们喊,我不是为我自己。反正我们要死的话,其他90%都死了,因为我们比他们绝大部分中小微企业有实力,这个事情实际上不是为我自己喊的。

所以我是为大家好、为国家好,我相信肯定能度过,但是肯定会有企业死,我只是说希望国家既然已经准备掏钱了,我就希望能够落在实处。

内容来源:搜狐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