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科创板受理企业的阵营还在不断扩大

科创板受理企业的阵营还在不断扩大,经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3日上交所受理的44家企业中,有31家企业是从主板、创业板等其他市场转道而来,占比七成,拟IPO企业转道科创板的热情可见一斑。某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目前市场上不乏一些急于融资的企业,而在它们看来,科创板门槛低、发行速度快,转道科创板成为了这些企业最快上市的最佳选择。

31家转道科创板

4月3日,上交所再度受理了7家企业的科创板申请,分别为上海美迪西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微创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恒安嘉新(北京)科技股份公司、乐鑫信息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龙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都苑东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广东紫晶信息存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至此,科创板受理企业阵营扩容至44家。而在这44家企业中,经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有31家企业是从主板、创业板等其他市场转道而来。

3月13日,中金公司在上海证监局官网披露的关于聚辰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辰半导体”)辅导工作进展报告显示,聚辰半导体根据公司发展需要,为更好地促进公司未来业务发展,公司拟变更申请上市交易所及板块为上交所科创板。针对公司转道科创板的具体原因,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聚辰半导体方面进行采访,不过未有人接听。

除了聚辰半导体之外,北京木瓜移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则由创业板转道科创板;中科星图股份有限公司、二十一世纪空间技术应用股份有限公司则均由主板转道至科创板。

另外,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除了已被受理披露招股书的公司之外,仍有许多公司还在转道科创板的路上。

经Wind统计,截至4月2日还有逾20家企业拟申报科创板,但还未被上交所受理,而在上述逾20家企业中,也不乏从其他市场转道而来的公司。

其中,上海证监局官网披露的“光大证券关于泰坦科技辅导工作进展报告公示”显示,光大证券于2017年7月4日与泰坦科技签署了辅导协议,成为泰坦科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辅导机构,并于2017年7月提交了辅导备案登记材料,于2018年11月8日提交了《辅导工作进展报告》。泰坦科技表示,公司2017年7月提交辅导备案申请时,拟申请公开发行A股并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2019年3月1日,证监会、上交所联合公布了科创板上市制度及实施细则,公司根据科创板上市相关要求及自身经营情况,拟将上市地点变更为上交所科创板。

四公司IPO曾被否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31家IPO转道科创板的公司中,晶丰明源、申联生物、深圳市贝斯达医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斯达”)以及北京龙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均有过一段IPO被否的经历。

晶丰明源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是国内领先的电源管理驱动类芯片设计企业之一,主营业务为电源管理驱动类芯片的研发与销售,公司产品包括LED照明驱动芯片、电机驱动芯片等电源管理驱动类芯片。Wind数据显示,在2017年4月晶丰明源首度向A股发起冲击,公司拟登陆主板上市,但在2018年7月31日上会时被否。之后在2018年9月3日公司再度做了辅导备案登记,在今年4月2日科创板首发申请获得上交所受理。

此外,申联生物则是一家专业从事兽用生物制品研发、生产、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为猪口蹄疫疫苗。资料显示,申联生物于2016年4月便开始申报IPO,历时近两年时间,公司在2018年1月上会未能获得通过,冲击A股折戟。之后在2018年12月公司开始向科创板发起冲击,4月2日公司科创板申请获得受理。

而与申联生物IPO历程相似的还有贝斯达。贝斯达是一家大型医学影像诊断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供应商。贝斯达系2016年3月开始冲击A股,2018年1月上会未能获得审核通过,之后开始申报科创板。

需要指出的是,对于IPO被否企业重新申请上市,以及重组上市,监管层有明确的要求。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股票发行申请未获核准的,自证监会做出不予核准决定之日起6个月后,发行人可再次提出股票发行申请。此外,IPO被否企业筹划重组上市,要至少时隔6个月。

在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看来,IPO被否后再次申请发行的条件在科创板应同样适用。另外,二闯IPO的企业在审核上一般都会遭到监管层的重点关注。

部分企业恐急于融资

在此番IPO转道浪潮的背后,某券商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多公司目前急于融资。

“大部分拟申报科创板企业认为科创板门槛低,发行速度快,而申报主板、创业板审核时间历时太长,一些企业目前急于融资。”某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曾向北京商报记者如此表示。而据了解,科创板自运行以来,推进迅速,其中科前生物等3家公司在受理仅一周便获得了首轮问询。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科创板推进迅速并不意味着审核宽松,决定一家企业能否在科创板上市的关键在于其是否属于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即是否能够决定未来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方向,具有较强的研发能力和广阔的发展前景。

而对于部分企业急于科创板上市融资的原因,上述业内人士透露,“一些公司对于原来机构融资的钱和承诺必须兑现,得让机构套现,当初公司拉融资,一般都会给机构描绘下上市前景,所以才有高估值,如果不兑现,机构会不断向老板施压。而之前机构融资的钱都投入企业经营里了,企业不上市,机构无法解套”。

另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许多拟闯关科创板的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江苏天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奈科技”)在2016-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37.42万元、-2212.63万元以及-5689.09万元。对此,天奈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生产经营处于快速发展阶段,随着公司营业收入逐年增长,公司存货和应收账款也随之增长,从而使得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天奈科技方面进行采访,不过未有人接听。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说明经营过程中企业的应收账款过多,现金收入少,这个阶段侧重在市场份额的增长上,成长期企业这样的现象比较多,但这种方式要求企业有很强的融资能力,否则后续发展会出现问题,这也是目前拟申报科创板企业急于上市融资的原因之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