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中国医药制造百强企业红日药业经营颓势难掩

上市10年,中国医药制造百强企业红日药业(300026.SZ)经营颓势难掩。

年报显示,去年,红日药业实现营业收入42.24亿元,同比增长25.19%,而净利润却大降53.23%,仅为2.11亿元。

净利腰斩的背后,是红日药业此前溢价收购的两家公司经营业绩不达标,因此计提商誉减值约2.82亿元。

其实,这不是红日药业首次发生商誉减值吞噬利润。2017年,其也发生1.24亿元商誉减值,这也使得当年净利润下降三成。

与净利润接连大幅下降相对应的是,公司频繁易主。红日药业成立于1994年,由姚小青家族创办。只是因资金短缺,李占通旗下的大通集团顺势入主,夺得控制权。

或许,面对盈利能力接连下滑局面有些无奈,李占通放弃了实控人之位,如愿以偿的姚小青也将控制权拱手让给成都国资委旗下的兴城集团,后者合计耗资18.60亿元。兴城集团如何纾困总部设在天津的红日药业,备受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包括姚小青在内的董监高大肆减持(不包括协议转让股份),合计套现逾6亿元。

并购被坑两年商誉减值逾4亿

红日药业业绩日益难看,源于高溢价并购被坑,商誉减值吞噬利润。

4月2日,红日药业披露的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2.24亿元,同比增长25.19%,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1亿元,同比大降53.23%。

红日药业成立至今已有25年,其于2009年10月30日在创业板挂牌交易。截至目前,公司业务横跨现代中药、化学合成药、生物技术药、药用辅料和原料药、医疗器械、医疗健康服务等诸多领域。主要产品为血必净注射液、盐酸法舒地尔注射液、低分子量肝素钙注射液、清肺散结丸及抗癌平丸等药品。

从上市至2016年,红日药业实现了营收和净利高速增长。营业收入从2.25亿元增长至38.67亿元,7年增长了16.19倍,期间,2012年的同比增速达到118.81%。同期,净利润从0.81亿元增长至6.59亿元,增长了7.14倍,其中,2012年增幅为89.17%。

快速增长的势头在2017年出现逆转。这一年,营业收入下降12.75%为33.74亿元,净利润为4.51亿元,同比下降31.56%,扣非净利润为4.03亿元,同比下降34.96%。

2017年以来,盈利能力大幅下降与其资产减值密切相关。2017年,公司发生资产减值1.30亿元,其中,坏账损失238万元、存货跌价7.74万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339.55万元,而最大一笔资产减值是商誉减值,为1.24亿元。去年,公司资产减值增至3.37亿元,较上年增长2.07亿元。其中,商誉减值高达2.82亿元。至此,两年商誉减值达4.06亿元。

频繁发生吞噬净利润的商誉减值源于此前高溢价并购。2015年,红日药业收购了超思电子与展望药业各100%股权。超思电子增值率405.72%,交易价格为9.72亿元,展望药业增值率733.83%,交易价格为6亿元。二者交易价格合计为15.72亿元,公司由此形成12.79亿元商誉。

股东及董监高套现近25亿

大举并购让红日药业陷入了经营困境,而如何脱困则是摆在成都国资委旗下公司兴城集团面前的难题。

经营业绩不佳,股东及董监高密集套现。从限售股解禁开始,红日药业董监高就频频上演减持套现大戏。

截至2017年底,先后有姚小青、孙长海、陈瑞强、伍光宁、刘强、曾国壮、苏丙军等7名董监高实施减持。

长江商报记者初略统计发现,上述董监高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合计套现约为6.05亿元。

在董监高密集减持之时,红日药业似乎还存在控股权争夺。作为公司董事长,姚小青也是公司创始人,只是,在发展过程中资金不足,进行融资之时被李占通旗下的大通集团趁虚而入,李占通成了公司实控人。直到去年6月,姚小青才如愿以偿重回实控人宝座。

公开资料显示,持股21.19%的第一大股东大通集团主动放弃控股股东之位,并认可姚小青为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同时,姚小青与孙长海结为一致行动人,二者加上姚晨(姚小青之子)合计持有红日药业20.70%股权。此情况下,姚小青“被动”上位。

不过,在经营压力及股权高比例质押平仓面前,姚小青的实控人之位也没坐多久。去年11月27日,成都兴城集团以现金13.2亿元收购大通集团持有的上3.45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1.45%。同时,以现金约5.2亿元收购姚小青持有的1.37亿股,以2248.8万元收购孙长海持有的587万股。上述3名股东转让股份套现金额合计为18.62亿元,加上董监高减持套现金额,合计达24.67亿元。

收购完成后,兴城集团合计持有红日药业4.88亿股,占总股本的16.20%,成为第一大股东。今年1月21日,姚小青将其6%股份表决权委托给兴城集团,后者因此以22.20%的股权表决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控制权转移后,红日药业进行了系列人事和业务调整,但姚小青仍然担任公司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红日药业将形成“双总部”模式,在天津总部的基础上成立西南总部,加快拓展西部地区业务。红日药业营业收入构成显示,其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华北、华东,二者合计超过50%,西南仅贡献9%。未来,双总部模式下,两总部如何协调分工,西南地区究竟会产生多少增量,备受质疑。

今年一季度,红日药业预计实现净利润1.67亿元至1.83亿元,同比增长0%-10%。去年一季度,其净利润同比增幅为25.83%。兴城集团入主之后的首份财报似乎并无明显改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